这里的特色民宿,“五一”期间一房难求;这里产的花生,价格卖到普通花生的6倍,却还是热销“爆款”;这里种的林子,一棵树不用砍,每亩就能“躺赚”3000元;这里的山沟沟,引来数十亿元大项目;这里的好山好水,每年吸引游客超千万,仅次于武夷山!

这里,是福州市永泰县。这一桩桩看似“不太可能”的事背后,是永泰坚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走出一条又一条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化之路。

“两山”转化通道是如何打通的?连日来,记者走访多个乡镇、村落,探寻绿色变现的永泰模式。

在盘活中变现

老牌4A级景区股权转让迎新生

今年“五一”小长假,永泰天门山景区迎来四方游客。景区的复苏为周边的民宿、农家乐带去客流,一连5天,文埕湾栖心民宿天天爆满,民宿内的生态农庄平均每天接待上百名自驾游游客。

永泰4A级以上景区,全省数量最多,都主打“生态牌”。在打通“两山”转换通道上,永泰坚持生态立县、旅游强县,通过发展生态旅游争当绿色变现先锋。

近3年,全县旅游人数和旅游综合收入年均增速均超20%以上,2019年旅游人次突破1200万,在省内仅次于武夷山市。2019年,永泰还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荣获全国首批“全域旅游创建示范区”。

打通绿色变现通道之后,让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更加考验执政者的智慧。永泰,在盘活旅游资源上做文章:设立旅游资源运营转让新机制。

这不,作为永泰老牌4A级景区,天门山景区即将迎来新东家,为游客带来全新体验。

“天门山景区原东家运营了18年,如今面临转型升级,无力承担高额投入。”永泰青云山管委会主任、县文体旅局局长李志专说,通过新机制实现股权转让,引入有实力的新东家接盘,目前在积极谈判,“成功交接后,新东家将重新布局景区,引入全新旅游产品”。

像这样的盘活不是个例。永泰引入全球百强酒店集团——雅阁酒店集团,对福州青云山御温泉酒店升级改造及新建;引入水发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接手云顶景区,推动云顶5A级提升(蚂蚁小镇)项目……在永泰珍贵的大小旅游景区内,盘活正为生态变现注入源源活力。

2019年,《永泰县旅游资源管理实施意见》出炉,对全县旅游资源资产进行评估并划分为五个等级。《意见》对不同等级的旅游资源有不同的管理办法,旨在规范旅游资源资产交易,增强对旅游资源的开发和监管。

盘活的效应是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永泰立足旅游资源运营转让新机制,持续打造营商环境的“绿水青山”,提升对“大好高”项目的吸引力。

“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投资最好的项目。”2年前,山东蓬莱八仙过海旅游集团投资人一来到永泰,就作出落地项目的决定:以欧乐堡海洋世界为首期项目,建设大型旅游综合体,成为国内第一家四面环山的海洋世界。

去年5月,永泰野生动植物共生园在丹云乡动工,建成后预计可实现产业总收入10亿元;福州市首批特色小镇——永泰智慧信息产业园已吸引130多家企业落地,累计创税超3.3亿元;永泰抽水蓄能电站火热建设,建成后每年将纳税约1.9亿元……

永泰姬岩。黄文浩/摄

在改革中变现

2589亩商品林换来744万元合同款

“今年我们多留点钱,接着种大树种好树,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赞成,响应政府政策,多为子孙后代考虑。”

这几天,在嵩口镇里洋自然村,69岁的老林农陈正祖正和林农们盘算着商品林赎买资金的分配。

里洋是远近闻名的林业村,当地人靠山吃山,祖祖辈辈以种种砍砍为生。这片商品林是大家守了30多年的“绿色金库”,可自打林子被划入重点生态区位后,严格的限伐政策,让他们只能“捧着金饭碗讨饭吃”。

林农守着商品林却不能变现,怨声渐起,生态保护压力日增。如何破题?永泰县委书记陈斌介绍,作为全国、全省试点,永泰创新推出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改革。

“通过公开竞价等方式,一次性将林木所有权、使用权和林地经营权收归国有,林地所有权仍归属村集体。”永泰国有林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其梭说,县里先后出台《永泰县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林木赎买方案》《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后林地租赁办法》等文件,成立国有林业开发有限公司,为赎买工作提供政策保障和规范标准,加快资源流转。

“去年10月,我们把联合承包的2589亩商品林流转给公司,合同总价款744万元分两笔到账。”陈正祖说。

生态得绿,林农得利。改革一呼百应,目前全县共筹措赎买资金7400多万元,完成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125宗,面积32710亩,受益林农2456户11745人,林农增加收入6686万元。

对林农来说,改革让“绿色金库”成功变现。但生态保护不是一买了之,森林的后续经营管理如何再变现?

“我们以赎买林权入股,与福州市绿色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成立绿金(永泰)乡村产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开发林下种养、森林旅游、林业碳汇等项目,为赎买林地注入造血功能。”永泰县林业局局长张义文说。

为让造血功能真正发挥作用,改革还在深入。“今年计划升级打造林业金融中心,实现林业资源像股票一样买卖。”张义文透露,这项工作正在紧密筹备。

永泰县长庆镇一次花生采摘比赛现场。董心/摄

在守护中变现

2500多亩花生带动一二三产滚动发展

一公斤能卖到60元左右的花生,产自永泰县长庆镇。

“两个秘诀,一个是品种好,一个是好山好水好空气的天然哺育。”长庆镇农业服务中心农艺师张传银底气十足。

站在长庆镇中洋村花生试验田旁,只见青山环绕,长庆溪蜿蜒奔流,白鹭振翅飞翔,仿佛人间仙境。张传银说,大家刚忙完9个新品种的试种,又忙着申报农产品国家地理标志。

花生,在绿水青山与乡村振兴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去年,全镇种植花生2500多亩,平均每亩为农户带来6000余元经济收益。除了一产的特色农业,还延伸出二产的精加工、三产的“花生+”乡村游,一二三产滚动发展,为山区小镇带来可观“钱”景。

中洋村脱贫户朱金木一家是绿水青山变现的受益者之一。去年他们家光靠3亩花生地,就增收好几万元。

其实,长庆镇的绿色变现并不是一帆风顺,而是经历过“制约的疼痛”。

永泰盛产李果,多年前,蜜饯加工产业一度在长庆溪流域蓬勃发展。然而环保措施不到位让长庆溪成为全县唯一劣Ⅴ类河流,让沿线村民饱受水污染困扰。

生态的优势不能丢。2017年,一场“碧水清源”行动在全县打响,昭示着永泰选择守护绿水青山的坚定决心。

“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长庆溪流域内的11家蜜饯厂关停了9家,还有2家提升改造,水质由劣Ⅴ类提升至Ⅲ类。”中洋村党支部书记朱兆森至今仍对这场轰轰烈烈的行动印象深刻,县委、县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实施行动,每一项措施快、准、狠,凝聚起干部、群众守护生态的强大力量。

很快,一项项走在全省、全市前列的举措陆续出台: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管控制度,否决30多家意向入驻的污染企业;在全市率先开展河湖物业化管理;在全省率先挂牌成立“水资源保护巡回审判点”……

永泰县长雷连鸣说,在数字中国建设大背景下,永泰还选择以大数据驱动生态发展,用信息化赋能环境保护。2019年,依托县攻坚作战室,永泰投入468.73万元,建起数字生态综合管理平台,实现生态环境的智能化管理。

近日,长庆镇再次开展长庆溪流域治理大排查、大整改和“清四乱”专项行动,把环境问题“回头看”工作落实到位。

2019年,全县森林覆盖率高于全省9个百分点,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在全市排名第一,大樟溪水质常年达标率100%。

从葛岭镇到长庆镇,再到嵩口镇,触摸每一个绿色变现故事,我们在永泰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实践样本——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还看到一种经济新常态——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