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期,笔者去乡村转了一圈,回来之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乡村艺术化有没有可能?换句话说,乡村振兴可不可以追求艺术化?反复琢磨这个问题,总体认为,艺术化是可以成为乡村的未来的。

事实上,乡村艺术化已经走在路上。四川汉源县以“农情四季、百里画廊”为主题,规划了乡村之画、历史之画、自然之画、田园之画、家园之画“五幅画卷”,建设“花海果乡”,形成了“春天是花园、夏天是林园、秋天是果园、冬天是庄园”的四季农业景观。

艺术化,可否成为乡村的未来?

在笔者看来,艺术化的乡村,肯定是从乡村“长出来”的,一定源于乡村的山水、田园、生产、生活、民俗、文化,彰显乡村价值。也就是说,乡村艺术化应当从乡村里面去挖掘独特的价值、寻找淳朴的品质、发现多样的美丽、剖析深刻的矛盾,进行多种形式的艺术再造,形成乡土的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文学等丰富多彩、雅俗共赏的艺术形式,建设富有诗情画意、各美其美的美丽乡村。当乡土艺术涵盖乡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各个方面,成为乡村发展重要动因的时候,乡村就基本实现艺术化了。

这样的乡村艺术化,自然带着浓浓乡愁,烙上农耕记忆,体现着农家情趣,充满着乡土气息,承载着乡村价值,寄托着田园梦想,真正有着乡村独特“意味”的形式。其主要特点可以描述为“自然山水,艺术田园,农耕体验,诗意栖居”。

自然山水。山水林田湖草有着内在的和谐。要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在生态的治理和恢复上下功夫,保护乡村优美的自然环境,保护乡村的生物多样性,并优化结构,让乡村天蓝地绿、山青水碧、风清气爽、鸢飞鱼跃、蛙鸣鸟叫,逐步还乡村的自然之魅。这是乡村艺术化的天然底色。

艺术田园。田园也有韵味。要保护和建设基本农田,因地制宜发展种养业,注重种养循环,并融入文化、艺术元素搞好创意设计,推行精耕细作,发展现代创意农业、精致农业,把农业产业建成田园景观系统,让田园景色随区域、季节而变幻,让美丽田园成为乡村独特的风景线。这是乡村艺术化的鲜明特色。

农耕体验。农耕不仅有趣,而且积淀了深厚的文化。要发展现代农业,让人们与动植物生命过程打交道,把农业劳动变成农事体验,从参与、体验中品味人生乐趣;同时,保护农耕文明,挖掘传统手工艺,培育民间艺人,提升特色产业,让人们分享乡村美食等活生生的农耕文化。这是乡村艺术化的文化标识。

诗意栖居。村落都多少有几分诗意。要保护乡村肌理,弘扬传统文化,科学规划村落,着力改善乡村基础设施,优化民居功能,多样化、个性化展示村落民居风貌,配套好公共服务和商业服务,组织好特色民间文化艺术活动,优化乡村人居环境,让人们“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这是乡村艺术化的综合体现。

不管怎么理解乡村艺术化,都须注意,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乡村一定要留住淳朴,留住传统,留住美丽,留住乡愁;千万不能以艺术化的名义,把乡村变成城市的低级翻版。

乡村艺术化重在实践。我国乡村千差万别,其自然、经济、文化、社会等条件各具特色,推进乡村艺术化必须以多样化为美,打造各具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让乡村各美其美。

以四川为例,山川秀丽,文化深厚,可建水墨乡村。“水”,山水,代表自然;“墨”,书写,代表文化,特别是以都江堰、川西林盘为代表的农耕文化。“水”“墨”融合起来便是国画,便是艺术,便是艺术化的乡村。平原、丘陵、山区多姿多彩的水墨乡村,从空中鸟瞰,正是一幅具有鲜明四川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

水墨乡村已有雏形。都江堰市柳街镇被誉为“七里诗乡”,蒲江县甘溪镇明月村成了“国际陶艺村”,康定市新都桥镇是“光与影的世界”……他们的共同点是辩证处理乡村与城市、艺术与自然、艺术与经济、艺术与科技、艺术与文化、艺术与审美、艺术与时代等诸多关系,彰显乡村自身价值,让乡村有韵味、有品位。

当然,作为一个崭新的课题,乡村艺术化必然会遇到许多新的问题。反思美丽乡村建设中的问题,对搞好乡村艺术化是有益的。

乡村艺术化显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眼下,应当以美丽乡村建设为载体,做好六件事:一是把它纳入乡村振兴规划;二是与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相结合;三是与现代农业园区建设相结合;四是弘扬优秀的农耕文化;五是总结实践经验;六是加快艺术人才培养。

乡村将是诗意栖居之地,愿更多的艺术家或有文艺追求的人,走进乡村,伸出化腐朽为神奇的双手,拥抱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