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黑瓦白墙,浙江山水,美不胜收。我国哪里搞乡村旅游旅居搞得好?

那浙江必须要排到前三位。但是,浙江并不骄傲,并继续努力发展自己的乡村“旅游旅居”。

近几年的浙江,在乡村振兴、美丽乡村的战略背景下蓬勃发展,各种优秀的乡村旅游旅居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而在这些优秀的乡村中,挑出一两个最具代表性的案例,笔者认为,非莫干山民宿和临安村落景区莫属了。

说起莫干山民宿,那就不得不提民宿的发源地“浙江”,可以说我国的民宿,起源于浙江,兴起于浙江,而莫干山民宿便是浙江民宿的佼佼者。

莫干山民宿,充分利用了自身紧挨长三角发达城市的地理优势,将自身的周围资源发挥到了极致。

而临安村落景区也同样不落下风,作为浙江村落旅游旅居发源地,其发展同样搞得蒸蒸日上、红红火火。

2020年是旅游旅居低谷的一年,但疫情也没能拦住浙江乡村旅游旅居发展的步伐,前不久浙江又推出了一个“浙江大花园”建设。

其建设规划者仍不满足,认为浙江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而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对于浙江的乡村旅游旅居,我们应抱有更多的憧憬、更多的期待。

浙江乡村虽然已经成为全国美丽乡村的样板,但其自身并没有骄傲,就如笔者上文中所写到的一样,还远远不够,仍有很多可挖掘的空间。

我们简单说一说浙江乡村旅游旅居发展的过程,浙江的乡村,从一开始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到后来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理念一直紧跟时代、政策的步伐,将绿色环保发挥到了极致,将乡村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一查近些年的浙江乡村,其乡村从最开始的“脏乱差”,已然转变成“亮齐优”。

其蜕变,并不是空口胡说,而是有真凭实据的,浙江省截止到目前为止,A级景区村庄7236个,其中3A级景区村庄有1162个!浙江的乡村,已然有将近一半的乡村实现了景区化。

而实现将近一半乡村景区化的背后,是浙江付出无数日夜的探索和努力。

其建设没有先例,有优秀的案例,也是国外的案例,其案例是针对人家国家的国情,所以浙江可以说是摸着黑在探索。

在实现乡村景区化的过程中,浙江通过民宿作为景区化的切入口,来实行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以小带大,灵活运用。

据有关数据显示,浙江已有19818家民宿。其民宿一年可为乡村带来100亿的收入。

其床位早已超过星级酒店的规模,这种收益,这种动力,乡村怎么会不振兴?农民怎么会不出力?

乡村经济提升上去了,乡村原住民高兴了,干劲也足了,其建设也就越来也好了,如此良性循环,不愁乡村发展不起来。

还是上述的话,浙江虽然有成绩,但其傲而不骄,其政府、地方都认为还有很多有待挖掘,有待考量的地方。

例如:其已然成型的美丽乡村并没有百分百将其资源转换为经济,其产品、商业运营模式的同质化也是浙江乡村运营的一大难题。

希望未来的浙江,能让乡村更加多样化,让乡村的整体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让乡村、原住民实现共同富裕。

疫情“常态化”后,乡村旅游旅居逐渐兴起。

浙江抓住了这个机会,充分发挥了各个乡村的优势,其火爆、其收入是肉眼可见的可观。

但其火爆、其收入也只是表面的现象,浙江的乡村实则缺乏后劲,面临着进则缺乏内生动力,退则回到原始状态的尴尬局面。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还是要归结于乡村的运营能力不足,具体不足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其一,整体规划宣传运营十分不足。我们先不提乡村的旅游旅居,我们就提旅游旅居,旅游旅居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精细、长远的活,其宣传、其运作、其经营本就是一个长且复杂的过程。

表面上人们总觉着,旅游旅居只要把景点说出来,再来几张图片就完事了。实则不然,其整体流程包括的太多太多,如果运营不善,其中的某一环出现了问题,那就满盘皆输。

旅游旅居尚是如此,乡村旅游旅居更是如此。乡村的旅游旅居,本身就缺乏运营宣传,如果强行让乡村干部以及村民整这些,似乎有些难为了。

遇见这种情况,我们就应该找专业的团队,专业的人去运营这些事情。如果乡村太小,成本不足,根本没有能力去支付专业的运营团队,那就应该利用好各村的返乡青年。

返乡青年最大的特性就是有情怀、有干劲、能力足、有想法,只要引导好其方向,相信他们必然会成为乡村旅游旅居运营的主力军。

其二,基础成型,内部未成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浙江大部分乡村已然成型,实现了乡村振兴、美丽乡村。

但其大多数都只停留在表面上,其内部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运营体系。缺乏内生动力,投入远大于产出。

没有了补贴,其乡村很难再继续实行建设,乡村旅游旅居也很难再继续运作。

这种情况的乡村,稍有不慎,就会成为游客心中的杂物间、村民心中的失败品,高代价换来的失败,实在太可惜。

其三,表面!复制!没灵魂!这种表面也是我国改造改建乡村的通病,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模板化,缺乏自身的魅力,内在的魅力。

其设计规划只是一味的复制模板,是成功了,但缺乏灵动的美。这种情况具体体现在,各种景区景点的相同,泛滥的玻璃栈道,花海等,丝毫没有新意可言。

如果未来的一些乡村,不只是浙江,都还只停留在表面阶段,没有自己的新意,那最终都会成为短暂的“网红”景区,红得快,死得快。

其四,乡村运营思想、理念的偏差。有一部分乡村,过于依赖于政府的补贴,如果没有政府的补贴,其乡村就会出现断档,失败的情况。

这种情况的乡村,普遍的通病都是,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完善,但扶持激励政策不完善,其整体的运营宣传不足。

运营宣传缺失就会出现游客看不上、留不住的情况。如果游客留不住,那何谈赚钱之说。

不管是浙江的乡村还是其他地方的乡村,如果想从绿水青山转变成金山银山,都需要一个过程。

而这个转换过程的核心便是乡村的运营。如何建设一个完整的乡村运营?笔者认为应将市场作为中心,所有重点都应围绕市场展开运营。

不管是直面市场,还是适应市场,就应以市场需求为风向标,打造以市场需求为核心的品牌。让乡村实现自营自产,自销自售。真正脱离政府的补贴,实现独立运营。

说了这么多,如何真正实现乡村运营?

笔者认为,应从乡村环境、文化、产业、宣传依次入手。整治乡村环境、保护传承乡村文化、实现产业振兴、宣传乡村旅游旅居。

让乡村得到有效的保护,让乡村原住民得到更多的利益。

乡村好起来了,村民也开心了,这不就是真正实现了乡村运营,实现了乡村运营的真正目标

乡村运营表面说起来很轻松,实则做起来很难。

尤其乡村同质化的问题,一直是乡村旅游旅居的一大弊病之一。

如何避免乡村同质化,笔者认为,应从各地乡村自身文化下手,其乡村一定要结合乡村自己的文化进行改建改造。

千万不要按着模板去做,如果按着模板去做,必然会出现同质化的现象。

特色文化例如:衢州大陈村挖掘村歌《妈妈的那碗大陈面》,游客来到乡村,不仅能听见有关文化的歌曲,还能品尝到歌曲里的美食,其体验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写了这么多,讲了这么说,其中心,其重点,还是围绕着乡村如何自主运营来写的。

希望未来的乡村,都能像浙江的乡村一样,谦而不虚 ,骄而不傲。踏踏实实寻找自己的不足,为乡村振兴、美丽乡村添砖加瓦。

文章起于浙江乡村的旅游旅居,也同样终于浙江乡村的旅游旅居。

如今的浙江乡村旅游旅居,面临着全新的挑战,而这个挑战的中心便是文化运营。

如何将乡村自己文化融入到浙江的乡村旅游旅居中?

如何通过文化,让自己的乡村变得与众不同,实现自主运营?

是浙江乡村应该考虑的,也同样是全国乡村应该考虑的。

希望未来的浙江、未来的乡村都能注入新的活力。最终实现美丽乡村、全民大好的美好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