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乡村旅游 将迎来“高光时刻”

“农家乐”“渔家乐”、乡村果蔬采摘、农事体验活动、“民宿”、垂钓、郊野踏青等,近年来,种类繁多的乡村旅游逐渐兴起。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随着我国旅游业的重启,乡村旅游这一新的旅游形式被越来越多的旅游者青睐。

乡村旅游市场潜力十分巨大

“随着我国对疫情的逐步控制,国内旅游也以区域内的短程旅游率先启动为主,而乡村旅游则是短程旅游的主要产品。”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会展与旅游学院教授黄郁成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内疫情得以控制,使人们的生活也开始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走出家门,走进大自然,开启在自然中享受旅游的快乐成为人们的新需求。

“平时忙于工作,压力较大,利用假期与周末到乡村住一晚,夜晚听蛙鸣,白天闻鸟音,很享受这种惬意的生活方式。去乡村旅游,也是放松、减压、增进家庭和睦的一种新兴度假方式。”刚刚旅游回来的王女士告诉记者。

乡村旅游市场潜力巨大 多管齐下推动高质量发展

近年来,乡村旅游因为适应了上班族和城市家庭短期度假的需求,已经成为我国旅游经济一个非常重要的增长点,并正在成为旅游业态发展的一种新趋势。据《全国乡村旅游发展监测报告(2019年上半年)》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乡村旅游总人次达15.1亿次,同比增长10.2%;总收入达0.86万亿元,同比增长11.7%。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乡村旅游就业总人数达886万,同比增长7.6%。

“疫情过后,尽管跨区域旅游开启,但中远程旅游短期内难以恢复。而乡村旅游以城市近郊旅游为主,备受欢迎。”黄郁成表示。

黄郁成表示,尽管乡村旅游以城市近郊旅游为主,但如果是依托于著名旅游景区景点、著名度假胜地的乡村旅游则可以吸引远程的旅游者。

多管齐下推动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

“乡村旅游的发展程度与该乡村地区所处的城市人口与城市居民的收入水平有关。一般来说,城市人口越多,收入水平越高,那么乡村旅游的发展条件就越好。”黄郁成表示。

对于“十四五”期间如何推动乡村旅游的发展,黄郁成认为,尽管乡村旅游经营本身可能收益不高,但以乡村旅游为龙头,整合农业经营、旅游商品开发、生态环境治理却能产生全产业链的综合功效。乡村旅游的个体经营户规模不大,很多经营者是自我雇佣,乡村的整体开发才能形成集聚效应。“乡村整体开发有多种形态,有依托传统乡村聚落,比如古村落,或者保留传统风貌比较完整的村庄;有依托特色乡村产业,比如特种种植和养殖;有依山傍水、地理环境和生态环境较好的乡村;有独特气候条件的乡村等。”

不过,黄郁成强调,目前国内乡村旅游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旅游者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乡村也不知道该提供什么。乡村旅游面临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一些地方的移民并村,完全挖断了乡土文化的脉络,使得乡村旅游变成了乡村表演旅游;一些地方的特色小镇建设变成了小镇景区建设,这其实是一种主题公园的形态,并不属于乡村旅游的范畴。其次,制约乡村旅游发展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法律和法规层面。如何为乡村地区的旅游经营用地松绑,应该列入“十四五”规划的议事日程。再次,将城市的公共服务体系覆盖到乡村地区,是乡村旅游发展的基本条件。

黄郁成建议,未来的乡村旅游发展关键在于保持乡村传统魅力,比如乡土建筑、乡土物产;乡村的公共服务水平应该达到城市的标准。从文化形态上来说,应该保持传统的乡土风格,但从人文气质上来说,应该与城市接轨。

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

发展乡村旅游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是推动农村迈向现代化进程的重要力量。乡村旅游对农村经济的贡献不仅仅表现在给当地增加了财政收入,还表现在给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为当地衰弱的传统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带动了餐饮住宿、农产品加工、交通运输、建筑和文化等关联产业,农民可以就地、就近就业,还能把特色农产品变礼品、特色民俗文化和工艺变成商品,把特色餐饮变成服务产品,增加了经营性收入。一些地方把民房变成民宿、农家庭院变成农家乐园,增加了财产性收入。特别是一些贫困地区,发掘独有的稀缺资源,有效地带动了农民脱贫致富。

黄郁成告诉记者,旅游业本身能够直接产生的经济影响并不大,但旅游业所能够发挥的间接作用却非常巨大。乡村旅游最大的特点,首先,能够将城市居民吸引到乡村地区消费,这对于平衡城乡经济与社会发展有一定的帮助。其次,乡村旅游开发能够推动乡土建筑与乡土文化的保护。第三,乡村旅游城市居民最大的吸引力在于乡村整体环境,因此乡村旅游开发能够推动乡村环境治理。第四,乡村旅游有助于推动城乡居民的对流,有助于提升乡村社区的公共管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