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域旅游丰富的内容和广泛的影响,使其成为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实现“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推进“五化协同”的有效举措。如今,全域旅游发展已不仅仅是旅游业重要的中长期战略,更成为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地区经济社会整体协调发展、提升人民幸福感的国家战略。

我国部分地区乡村普遍生态资源较好,城镇化开发程度较低,拥有较好的乡愁本底资源。同时,部分地区也是贫困集中地区,肩负脱贫攻坚重要任务。依托地区乡村资源优势,发挥全域旅游对地区发展的综合带动作用,已成为部分地区乡村振兴的有效抓手之一。

全域旅游发展乡村振兴重要意义是什么 发展全域旅游助推乡村振兴

乡村全域旅游存在的普遍性问题

1、缺乏体现“乡味”、引领全域的规划

乡村旅游最大的吸引力就是“乡”,如何保留“乡土、乡景、乡情、乡风”,避免乡村旅游开发城市化,需要有精心、精准的规划。从一些地区相关规划看,一方面存在同质化现象,另一方面“乡味”不足。而且在乡村旅游建设中,贪大求洋的现象不少。此外,乡村旅游规划重点轻面、重条轻块,就旅游谈旅游,无法统领全域发展。

2、乡村旅游服务能力不强、环境不优

从农村地区看,不论是交通服务设施,还是垃圾污水收集管网以及燃气、供水等生活服务设施,以及旅游厕所、游客服务点、旅游标识等旅游公共服务设施,均难以满足大众旅游时代日益增长的游客需求。同时,虽然全国上下近年一直在推进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但是与农村环境干净、整洁、有序的要求相比依然存在差距。

3、乡村旅游层次不高、产品跟不上需求

乡村旅游多数是采摘、观光形式,农家乐依然是接待主要主体。对乡村文化的内涵开发、对农村生态等其它资源全面开发和利用不够,休闲度假、科普教育、农耕文化传承等深度体验服务产品不多。

4、缺乏乡村旅游经营组织及人员

农村相关经营组织建设不足。从事乡村旅游的大多数是外来投资人,农村专业合作社中乡村旅游领域的合作组织较少。经营主体“本土化”程度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缺少相关经营及服务人员。农村年轻人大多外出,留守人员缺少经营能力以及接待服务技能,休闲观光农业发展受限。

5、农民主体地位发挥不够

农民参与乡村旅游的方式主要是土地参与、劳动参与,即土地流转给业主,在业主项目区打工。由于土地流转形式单一,主要是租赁,且一般租期较长,使得农民土地收入提高困难;同时,在引进大业主后,往往要推进农民集中居住,原房屋被拆迁或交与拆迁人,使得项目区内的经营与农民无关。

6、乡村旅游用地难

建设用地指标重城轻乡现象依然显著。乡村非农产业的建设用地需求很难通过获得建设用地指标方式解决。国家新一轮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对入市流转的客体明确为“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从《土地管理法》规定看,农村建设用地包括乡镇企业、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用地、农村村民住宅用地,其中只有乡镇企业用地具有经营用途。而西部地区由于过去乡镇企业发展远不如东部沿海地区,使得属于经营性用地的建设用地存量很小,可以流转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十分有限。

如何实施乡村全域旅游助推乡村振兴

高度重视旅游业“一业兴,百业旺”的带动作用,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把发展乡村全域旅游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以问题为导向,用全域旅游理念谋划乡村振兴、用全域旅游举措推进乡村振兴、用全域旅游成果反哺乡村振兴,以全域旅游促进乡村振兴、带动农业农村现代化、实现农民就地脱贫致富。

1、规划引领,突出融合发展

一是将全域旅游融入乡村振兴规划之中。在乡村振兴规划编制中,把全域旅游发展的各项要求,融合进农村产业发展、空间建设、生态环保、文化建设、乡村治理等环节,与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20字要求成为一体。二是将规划编制、管理真正下沉到基层。一方面进一步完善基层规划管理机构,另一方面加快村建设规划等编制全覆盖。通过规划编制及管理全覆盖,保障乡村全域旅游发展的各项要求真正落地。

2、着力提升乡村服务功能,改善乡村环境

一是集中资金投入。整合各类涉农资金以及旅游资金,建立政府对农村基础设施、乡村旅游设施、环境整治的集中投入机制。二是提升服务质量。推动燃气、给排水环卫等城市基础设施以及优质公共服务资源下乡。按照“+旅游”要求,在补齐乡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短板中,注重旅游服务功能的建设培育。三是大力推进乡村美化。紧密对接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程、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村庄清洁行动等,在项目建设中体现旅游需求,如村庄景观建设、居民房屋风貌改造等。

3、提高农民参与能力和参与程度

培育农村新型经营组织。鼓励农民建立土地股份合作社、乡村旅游合作社等新型经营组织。通过构建“基地(园区)+合作社+农户”合作模式,推进农民从旁观者向参与者转变。培育从事乡村旅游的人才队伍。鼓励外出能人回乡创业,引导懂经营、会管理、善营销的综合性人才流向乡村旅游领域。加强对农民的从业技能培训,重点是乡村旅游导游技能以及住宿接待、餐饮服务等培训。推进农民土地流转、农房处置方式多样化,土地从单一的出租转为入股、联营等并举,农房从简单拆迁转为改造。通过农房包装打造为乡村酒店和特色民宿、农民在项目区继续农业生产、通过合作社参与经营或直接经营、到企业务工等方式,农民可获得财产、生产、经营、工资等多种收入。

4、以旅游镇、旅游村为重点,培育全域乡村旅游增长极

乡村地域广阔,不同地区情况不同,并不是都适合搞全域旅游。依据增长极理论,与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与旅游资源开发相结合,选择有条件的镇村,培育特色旅游镇、旅游村,打造成为乡村全域旅游的载体、平台,示范带动其他区域发展。

5、做优农业本底促进产业立体融合,打造乡村全域旅游链条

农村产业融合离不开农业本底产业支撑。做优农业本底重点在于挖掘地区特色农业产业,突出绿色、生态,围绕“品种、品质、品牌”的提升,促进农业高质量发展。依托优良的农业本底,深入推进农旅文商工融合,突出休闲、参与体验、创意,丰富乡村旅游形态和服务产品。如:以乡土产品加工体验为主的农产品创意加工体验游;以乡土特色餐饮为主的农村创意饮食体验游;以农业生产与农耕文化融合、与科普教育融合的农业文化体验游;以农作物、田园、农村以及乡风民俗形成的“美丽乡愁”休闲度假游等。推动乡村“项目旅游”向“目的地旅游”转变,观光、采摘游向乡村旅居转变。

6、多元途径保障乡村旅游用地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利用存量建设用地、“四荒地”、可用林场和水面,直接建设旅游服务设施,发展乡村旅游。将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等节约的建设用地,通过入股、联营等方式,与投资者共同发展乡村休闲旅游、养老等产业。推进宅基地“三权分离”,探索农村集体组织以出租、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及宅基地,吸引返乡及城市下乡人员到农村开展农家乐、养生养老、文化创意等创业创新活动。地方政府在农村地区探索点状布局、点状征地、点状供应乡村旅游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