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我省唯一入选的全国典型范例——乡村振兴,江宁示范了什么

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会同规划实施协调推进机制27个成员单位编写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2018—2019年)》近日发布,南京市江宁区入选14个县级案例之一。这是江苏省唯一入选的典型案例。

据了解,这是国家有关部委首次发布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江宁在县级案例中排位第一,在“首发”中排名“首位”。江宁乡村振兴,到底示范了什么?

样本:城乡融合促进全域乡村振兴

“江苏南京江宁:高质量城乡融合促进全域乡村振兴”,是《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2018—2019年)》中江宁案例的标题。“这不仅概括了江宁农业农村发展的特点,也是江宁样本的典型意义所在。”省农业农村厅发展规划处副处长宗文昊介绍说,报告选取的14个县级案例中,多数以“单项特长”入选,如有以规划先行带动农旅融合的,以农地改革破解用地难的,以人才引领解决农村发展难题的,还有以特色产业、景观推动产业发展的,唯有江宁是“全能选手”:以城乡融合推动全域乡村振兴。

全省唯一!江宁区入选全国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典型案例

“这当中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城乡融合,二是全域振兴。”省农科院农经所所长朱方林说,走中国特色乡村振兴之路必须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江宁农村依托特大城市南京和经济强区江宁,城乡深度融合,要素双向流动,带来现代农业、乡村旅游全面复兴。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和前提。江宁统计局局长吴仁成介绍,随着城市经济发展,不少发达地区一产占比只有1%,江宁这一比例为3%,如加上乡村旅游、农产品流通,乡村产业占比要达8%,这在经济发达地区是很高的比例,体现了江宁农业农村发展的整体实力。

江苏县域经济发达,农业农村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参评国家首批乡村振兴实施案例,江苏省送报了昆山、溧阳、江宁3个县级市(区)。这3个市(区)均为江苏省现代化建设首批试点单位,在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中都进行积极探索,积累了不少经验。昆山排名中国百强县第一,在城市带动之下,农民打工收入、物业收入占比很高,农民可支配收入、城乡低保、基础养老金等都比其他县级“高出一截”。溧阳是宁杭生态经济上的重要节点,乡村旅游、特色种植风生水起,以“生态经济”推动县域发展。“江宁最终入选为首批案例,我们认为是其发展路径更切中当前城乡融合的大背景,尤其把准了大城市近郊区的发展方向。”宗文昊说。

路径:“两个100亿”投资下活整盘棋

的确,走马江宁农村,从西部山水到中部水乡,从谷里蔬果到溪田农园,现代农业园星罗棋布,美丽乡村俯拾皆是。“这些现代农园和民宿景点无一不是城市资本投资带来的,又无一不是以城市居民为服务对象。”江宁农业农村局局长焦珍山说。

资金短缺、环境治理压力大,是困扰“三农”发展的普遍难题。“途径在于打通城乡要素通道。”江宁农业农村局综合科科长王义荣介绍说,近年来江宁农业农村发展投入了“两个100亿”,一是江宁通过财政反哺、国资引领,用于乡村环境整治和农路建设的投资接近100亿元;二是各路资本在江宁农村的投资总额也有100亿元。这“两个100亿”其实互为因果、相辅相成——正是通过政府引导、国资担纲,投入100亿元改变了农村环境面貌,推动了100亿元社会资本下乡投资。为此,《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给江宁按下“评语”:通过政府引导、企业参与,促进人、地、钱良性循环,下活全域农业农村发展“一盘棋”。

全省唯一!江宁区入选全国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典型案例

这其中西部旅游生态区的嬗变最为典型。地处云台山、龙山之间的黄龙岘山水秀丽却交通偏僻,2013年开始,江宁交建集团下乡开发,当村庄环境整治、乡村旅游道修到村口后,“黄龙岘茶文化村”一炮打响,村里数十家农家乐、民宿点和旅游商品店年收入三四十万元。如今,各路资本以黄龙岘为核心密集开发,乡伴苏家、龙乡双范、云水涧、茶乡星谷等乡村旅游点、民宿专业村抱团发展,形成数十平方公里的乡村游大景区,每逢双休人气爆棚、一房难求。

从山水民宿到温泉旅游,从婚庆外景到田园创客,“美丽经济”在江宁已呈星火燎原之势。2019年,江宁乡村接待游客超千万人次,乡村旅游收入近70亿元。如此不但致富农民,促进乡村振兴,还完善了城镇布局,重塑了城乡关系。焦珍山说,江宁依托乡村旅游发展起来的黄龙岘、石塘人家,其人气、活力和吸引力完全不亚于周边传统建制镇,成为城乡要素交汇的重要节点,新近崛起的特色小镇。

城市不但给江宁农村带来了资本、人才,还带来了消费。朱方林认为,江宁农业农村经济在服务城市中发展壮大,又保持了自身的竞争力和吸引力,这和不少发达地区农村拆迁后“失掉自我”,只能依赖城市,选择“依附性农业”“被动型发展”有本质的不同。

专家:江南不能没有村落和稻田

今年夏种,江宁未来科技城上秦淮片区一片闲置多年的复垦地和荒地,经过高标准农田改造后插上了水稻,面积有1000多亩。“这块地处在秦淮河、云台山河交汇处,规划为科技城的湿地公园。我们反复比选,还是觉得种上水稻好,因为水稻是江南最好的湿地,不仅涵养气候,还展现田园风光。”南京未来科技城党工委书记陈国运说。

江宁未来科技城的千亩水稻田,是全区30多万亩优质水稻基地的一小块。秦淮河纵贯江宁,沿河南到赤山、北抵青龙山之间的大片圩区水乡,水稻田集中连片十几万亩。西部从云台山到滨江,也分布大片梯田和水稻田。对此朱方林评价说,“当许多地区农村在城镇、园区开发中空间变得支离破碎,剩下的农田也为了增收纷纷‘缩粮扩菜’‘改稻为渔’,触目所见光秃秃、白花花一片时,出南京城二三十公里来到江宁,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水稻田,你心里涌出的不仅是感慨,还有感动。”

江宁从三面包围南京,土地价值很高,为何保留下了这么大面积农田,尤其是不怎么“赚钱”的水稻田?“水稻田不仅维护了粮食安全,还守护了江南风貌。”焦珍山说,江宁虽然城市化率高、外来人口多、用地需求大,但严守城镇开发边界,全区1581平方公里面积划分为3个“500平方公里”,城镇和园区只占其一,生态涵养区和美丽乡村占据其二。

在城乡融合发展中,江宁不仅“固执”地保留了水稻田,打造了土桥珍珠米、湖熟大米等地产品牌,努力提高稻田产出,还对那些“并不具有旅游开发价值”的村落拉网式改造。“从2019年开始,我们对前几轮环境综合整治余下的1000多个村庄彻底改造,投资达六七十亿元。”江宁区农业农村局于存勇介绍说,江宁通过“三大革命”“四小实事”来整体改造农村人居环境:“三大革命”实施厕所改造、污水系统、垃圾分类三大工程,“四小实事”整修乡间小路、景观小品、小型池塘、小微菜园。

记者在整治后的湖熟街道杨柳湖社区宋家边村看到,村子不仅整治了小池塘,铺了透水混凝土,还整理出生态停车场,新建了灯光篮球场。于存勇介绍,像宋家边这样的普通村落,江宁两年下来已整治700个,余下的今年全部整治结束。

“大简至美——环境整治不仅造福百姓,也擦亮了乡村最本真的东西。”焦珍山说,不管苏南如何发展,水稻田、江南村落都是弥足珍贵的乡愁,是美丽经济最本色的体现,绝不能在市场大潮中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