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政策和红利与乡愁思潮的兴起,民宿逐渐“火热”,民宿除了解决最基本的住宿外,还隐含着体验当地生活的功能,游客们渴望感受、体验、交流和回归。如今,民宿已经成为承载张弛有度、放松身心、自由洒脱、绿色健康生活方式的载体。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2019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数据表示:(1)未来三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规模将继续保持50%左右的增长速度;(2)一线/准一线城市是主要市场;(3)乡村民宿成为新热点;(4)人们对共享住宿的需求也将从早期阶段的经济型消费转向舒适型、品质型的中高端消费,中高端民宿将成为平台企业竞争焦点。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我们都知道日本、台湾的民宿走在前头,大陆的民宿最近几年也正在逐渐向他们看齐。但我们始终与它们有差距,大陆这个庞大的队伍在发展民宿的过程中也产生了许多复杂的问题。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缺乏规范

对于民宿,我国没有相关的管理规范进行直接监督和指导。目前,民宿都是民间自由发起,不完全属于旅游业,也不完全属于酒店行业。一个蓬蓬勃勃大规模开发的领域,却没有全国性的指导规范,更没有切实可行的法律法规依据,让众多民宿身处尴尬局面,无法为自己正身,从而游走在灰色地带。因此导致各地民宿质量参差不齐。比如,莫干山的民宿评价极高,而云南的民宿却常有顾客投诉。

就目前而言,由于无法可依,因而也无法完善民宿的监管,无法保证民宿的服务质量。分析其原因,一方面是民宿行业发展过快,相关法律法规还没有及时出台;另一方面,部分地区民众素质偏低,没有将服务意识、诚信意识融入到民宿业态中。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缺乏合理的区域规划

由于民宿一般只有几间房,规模甚小,因此,单打独斗的一家民宿,很难成气候。民宿的存在,必然依托当地的区域经济、自然环境、人文历史。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民宿有很大依赖性,那么民宿的区域规划自然也就非常重要。但是,遍观国内的民宿业态,表面上看在汇聚,实质上却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战法,要么形态各异、运营各异,要么相互模仿、逐渐趋同。而且,大部分没有行业协会、社会服务体系,更别说统一规划了。长期以往,资源内耗、局部恶性竞争,很难形规模效应,更没有地方品牌和地方特色了。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缺乏配套的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不但包括道路、水电、网络、停车场、厕所、消防设施、安全监管系统,还包括社会服务体系,以及政府的法律法规的完善。据调查,符合这个条件的区域不多。也就是说,绝大部分发展民宿的区域,都存在基础设施不健全的问题。

民宿,是一个集群性非常强的产业,因此,民宿必须要抱团发展,同一区域共享基础设施。但是,公共设施不健全的情况下,个体民宿肯定会走向单打独斗,自立门户,一切问题自己解决,这样一来,不仅增加了民宿的成本,抬高了民宿的消费单价,而且,导致同一地区的民宿,无法形成合力,甚至产生恶性竞争。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缺乏品牌意识

台湾、日本等地做得好的民宿,大多数民宿主人本身就是当地居民,能够长期安心居于民宿,发展民宿,因此,他们能够承受缓慢的发展,能够沉淀多年发展积攒的人气和经验,打造品牌。而大陆的民宿不同,很多运营民宿的个体从业者是资本下乡,完全是一腔情怀进入这个领域,个人感情占据主导地位,前期根本没有考虑品牌培育问题。

这里面,有些人是为了个人的情怀,想到某种风格就开始做,完全没有考虑当地的风土人情,想到哪儿就做到哪儿;有一些人是为了做农村地产,进行大范围模仿,毫无新意可言。这样这种随机的、碎片化的建设和运营的民宿,都是没有办法创造好的品牌的。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缺乏市场认知

既然我们把民宿当做一个产业来做,那么,它必定是要盈利的,至少,要增加收入。就像农家乐一样,因为乡村旅游的发展,游客增多,本地居民开个农家乐小馆子,旅游旺季做做农家乐,淡季则做做农业生产,如此一来,居民收入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发展民宿,其本意也如此。

那么,如果是以个人情怀做民宿,就无需讨论是否盈利的问题,个人住住就好。如果是一种投资行为,挣钱是必须要分析分析的。民宿的入住率到底有多高?这其实是一条遮羞布,局外人很难揭开看一看的。所以如果你的民宿周边没有景点,没有较大的游客量,那就得好好考虑每年的接待量了。接待量上不去,谈何盈利呢?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同本土居民关系紧张

发展民宿,毕竟地点在农村。民宿主人做生意,总得考虑一下周边居民的感受。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如何考虑他们的感受?如何照顾他们的感受?如何不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呢?

跟农民打交道,说容易也的确是很容易,说难也很难。为何这么说?因为我们都见过农村憨厚的大叔,也见过泼辣的妇人。很多民宿从业者对农村的形势估计不足,没有考虑农民的感受,或者是对农民的期待过于理想化,后期运营的过程中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各种纠纷、各种阻拦、各种要挟,让许多民宿从业者叫苦连天。

当代中国民宿产业普遍存在的6大问题

全域旅游网认为,在大众化休闲度假时代,要通过品牌创新,引领民宿新概念;通过类型创新,丰富民宿新形态;通过业态创新,打造民宿新生活!

01

品牌创新

引领民宿新概念

无论是“姥姥家民宿”还是“玉龙雪山下的家”,很多时候,民宿给人的感觉不只是旅途中休息的场所,而是一个临时的家。盛方咨询首席专家许豫宏教授曾创意“旅居农家”这个概念,并在北京市门头沟区黄土贵村,为久在城市,久居樊笼的北京市民,打造一个乡村家。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在屋后,垦一方农田,种上喜欢吃的果树与蔬菜,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一份汗水,便可换来一份收获,等果子、蔬菜成熟后做成美食,健康又美味。把它们分享给亲朋好友,还有远道而来的客人!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早上,采摘一些鲜花,放在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改善心情和空气,开启美好的一天;午后,捡一些落叶和碎石,拿起画笔与染料,无关技巧,随心所欲的涂抹上自己喜欢的色彩,平凡的东西也会变得独一无二;晚上,泡上一壶香茶,手捧一卷诗书,乏了、困了、倦了,便枕着山间的清风与明月入梦!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黄土贵精品民宿

图:黄土贵精品民宿

02

类型创新

塑造民宿新形象

全域旅游网提出民宿要景观化:一方面民宿要与周围的环境、景观融为一体、和谐自然;另一方面民宿的材料要本土化、生态化、自然化,如石头、茅草、竹子等,彰显本地元素和特征。

船屋民宿

图:船屋民宿

在建德富春江畔,梅城古镇东约五公里处,有一组别具特色的船屋民宿。“船屋”的概念和形态,源自当地的古老风俗。明初至清中几百年间生活在这里的水上部落,形成独有的船居文化。

船屋民宿

图:船屋民宿

船屋结构采用木结构体系,是场地环境的需要,也是对传统蓬船同宗同源的延续。结构构件由工厂预制后再现场组装,船屋主体由插入湖底淤泥中的钢管桩提供支撑。施工现场无湿作业无扬尘,清洁简单高效,是保护生态环境的最佳建造方式。

船屋民宿

图:船屋民宿

03

业态创新

打造民宿新生态

近年来,民宿呈现井喷式增长态势,尤其是乡村民宿,2017年消费规模达200亿元,预计到2020年消费将达363亿元,年均增长16%,远高于同期国内旅游消费年均8%的预计增速。

全域旅游网认为,成功的民宿收入已不只局限于住宿,而是要进一步拓展融合业态、活动、展览、物产、培训等各个方面。随着大众旅游时代消费持续升级,客群年轻化趋势显现,急需民宿业者创新开发思路,跨界融合,以“民宿+”促进乡村旅游转型升级,助力乡村振兴。贵州省独山县小城故事精品民宿,就是以“民宿+”来打造复合空间。

小城故事园区

贵州黔南州独山县小城故事园区由独山县50年代老印刷厂厂房院落改造而成,创意了“政府+企业+规划师”的共建共享模式。园区占地仅7亩,2017年运营至今,已有LOFT(复式)民宿10间,厂长你好文化餐厅、你的酒馆、暖暖蛋糕屋、沐阳画室、她的花舍、元素健身工作室、婚纱与礼服定制馆、户外音乐休闲吧等多种业态。是独山成为“国家第三批城镇化综合试点”的一大亮点项目,在贵州的文化旅游发展项目中也独树一帜。

独山小城故事

图:独山小城故事

独山小城故事

图:独山小城故事

独山小城故事

图:独山小城故事

独山小城故事

图:独山小城故事

独山小城故事

图:独山小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