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旅游企业承压自救“危中觅机”

疫情下,游客退团、景区关门、员工流失……旅游业受到严重冲击,面临“生死大考”,如何活下来成为当前旅游从业者共同面对的挑战

旅游企业承压自救“危中觅机”

疫情下,看大庆旅游企业如何承压自救

阿木塔的游客们在敖包下祈福健康平安。

疫情下,看大庆旅游企业如何承压自救

游客正在景区体验射箭项目。

疫情下,看大庆旅游企业如何承压自救

瑞鹤田园的工作人员对景区内的木工手作坊进行升级改造。

过去的100多天,旅游业因疫情遭受重创,全世界的旅游业几乎都处于“停摆”状态。世界旅游组织近日发布的报告认为,旅游业是全球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行业之一。预计2020年游客数量将比2019年下降20%-30%。

“几乎没有游客,经营非常艰难!”这是最近记者采访大庆市旅游业内人士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疫情的到来让旅游业踩了一脚急刹车,游客退团、景区关门、员工流失……旅行社、景区、酒店这些旅游行业企业直面“生死大考”。

有危必有机,疫情导致的“停摆”,促使大庆市旅游业打响了一场“自我保卫战”,他们或修缮设施,或培训员工,或开辟副业……纷纷奋力自救。疫情的到来,也让多年来发展迅猛的旅游业也得到了一个“罕见”的反思机会,不少旅游企业正积极行动,不断反思、调整,以积极应对,寻求进化。

游客退团、景区关门、员工流失……旅游企业迎“生死大考”

疫情“黑天鹅”给旅游业带来的冲击是最大的也是最直接的,出游人数锐减,景点关门歇业,与之相关的酒店业也一蹶不振。

“没想到疫情让本该红红火火的春节和五一假期变得如此冷清。”说到疫情给景区带来的影响,连环湖温泉景区总经理助理李方告诉记者,疫情将景区游客清零,平日、节假日均“颗粒无收”。

“没有游客,企业没有进账收入,现金流缺失,给运营带来极大挑战。”李方说,旅游业一直没有起色,很多员工开始外出打工谋生,人员流失也较大。

鹤鸣湖湿地温泉景区室外景区部分“五一”小长假前就按照要求开门纳客了。为了给恢复营业造势,让久居家中的市民有更多出游体验,景区在5月1日至4日特别策划了“第十五届捕鱼节”,可5月1日当天,景区仅接待了13名游客。

鹤鸣湖湿地温泉景区销售经理孙海涛说,疫情给景区带来的影响非常大。景区从1月26日起暂停营业,后期虽恢复营业了,但游客数量极少,基本处于无收入状态。除了少数员工在维护景区运营外,大部分员工都已外出打工。

作为旅游业重要元素的旅行社,在疫情期间也遭受了重大冲击。已经在途的旅游团要保障团员的安全,已经签订合同的团队和散客,还要妥善处理退团款及赔偿事宜,本应赚得盆满钵满的春节旅游旺季,却因疫情变成了颗粒无收的“黄金周”。

“1月24日,接到市文广旅局转发的相关通知后,我社立即按要求叫停了正在咨询办理的和已签订合同的团队和散客。”大庆市宝丽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大庆市旅行社协会会长王新宇说,虽然旅行社遭受了巨大损失,但本着降低旅游者损失、减少纠纷的原则,他们积极妥善处理了退团款及赔偿等事宜,共为212人办理退款及发放赔偿金共计140多万元。

疫情也使酒店业遭受重创。以允许开业的星级旅游饭店为例,目前的平均客房出租率不到20%。

受疫情影响,昊方诺富特酒店及集团旗下的宜必思酒店和华溪温泉经营均受到很大影响,从1月起所有宴会全部取消,堂食客人非常少,酒店入住率也非常低。

市文广旅局副局长柴威表示,文旅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目前绝大部分仍处于关闭停业状态,复工复产压力较大。温泉景区等经营场所暂停营业,旅行社暂停跨省、跨市旅游,节庆、会展、演艺等大型活动一律停止举办,文旅业活力难以释放。

完善设施、开展员工培训、开辟副业……企业修炼内功开启“花样”自救

如何活下来,如何健康地活着,是当前旅游从业者共同面对的挑战。疫情重创之下,有的从业者已经死掉,但更多的在积极寻求方法自救。

“应该运用好这段时间,让所有旅游业从业者好好思考下一步如何发展。比如在技术方面、管理方面和产品方面等,都需要重新梳理。”大庆外专盛世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建宾表示。

郭建宾说,虽然旅游业务停了,但员工的心不能散。他及时组织员工开展线上培训,探讨国内外最新的旅游发展趋势,并保持和老客户的沟通,每天坚持在客户群里发布疫情防控信息、各类旅游信息,和客户互动交流,为日后继续开展旅游业务做准备。“根据旅游业发展趋势,我们在疫情期间成立了研学发展部,配备社里的精兵强将,学习培训国内领先的研学旅行课程。同时,我们和国内的各大研学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在短时间内研发了大庆本地的研学课程并向全国推广,得到了国内各大研学机构的认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另外,我们还组织员工利用网络营销,线上带货,把大庆本地的土特产、工艺品等推向全国,也取得了一定的效益。”郭建斌说。

本应是游客不断的季节,这个夏季,大庆瑞鹤田园却正在面临着生存考验。

“我们景区的主要客户群体是儿童研学旅行团和教育机构团体,疫情暴发后,所有的团体活动取消,景区接待量骤降,至今还没有接待一个儿童团体客户,景区生存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景区总经理何崇谦神色凝重。

为了减少疫情带来的损失,瑞鹤田园迅速将目标客户群体由团体客户转向本地散客群体。通过了解散客的游玩需求,制定了以“户外烧烤+儿童户外淘气乐园”为主要卖点的营销方向,重新规划布置烧烤区和淘气乐园,让散客的游玩体验更舒适。

何崇谦说,景区同时将主题方向调整为“走进自然健康生活”,从体验田园风光和自然空气角度出发,满足人们对大自然的向往。“目前来看,景区接待情况还不错,每周都有不少市民自驾前来。为防止聚集,景区通过代加工食品、分散摆放桌椅等方式,在保障疫情防控的基础上让游客玩得舒心。”

开展副业也是大庆市景区积极自救的方式。

“游客太少,企业要生存就得想办法先活下去。”孙海涛说,目前,景区饲养了2000余只鸡雏、鸭雏和鹅雏,待秋季长成后可以售卖。另外,他们还将打造鹤鸣湖品牌鸭蛋,以弥补旅游方面的损失。

在自救方面,宝丽旅行社的动作可谓非常快。3月末,黑龙江省的疫情初步稳定后,在市、区文广旅局协调下,宝丽旅行社与多地文旅局、旅游企业对接,不到一周时间就完成了产品采线、行程设计、安全论证、定价、宣传、收客等全部工作,4月5日首发“帽儿山”旅游团出发,后续“碾子山”首发团、BBQ春游团陆续成团,提振了旅游业的信心。

“现在,虽然省内游尚未恢复,但我们近期开展的市内游,如阿木塔一日游、鹤鸣湖一日游等受到了关注,报名的市民络绎不绝。”王新宇说。

争取资金支持、推动线上营销……政策“及时雨”助企业渡难关

此次疫情,给大庆市旅行社、景区等旅游相关企业按下了暂停键,行业业绩下滑成为必然。这种形势下,文旅部门的及时支持成为行业复苏的“及时雨”。

柴威表示,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战略部署,市文广旅局积极聚焦主责主业,统筹疫情防控和文旅产业发展。

在稳企扶企方面,通过网上申请、线上审核、平台联动等方式,为全市旅行社退还质保金1500万元,并与相关部门沟通,对旅游企业经营用电、用气、用水等实行“欠费不停供、不收滞纳金”等措施。

疫情期间,不少企业面临资金周转难题,市文广旅局积极帮助企业争取资金支持,解决企业运营难题。先后组织相关企业申报省、市“稳企稳岗”基金担保贷款,先后将41家文旅企业列入担保贷款申请企业名单。截至目前,已有林甸县天星温泉商务酒店有限公司、大庆鹤鸣湖湿地温泉风景区、黑龙江农缘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3家文旅企业争取到贷款共计5300万元。

同时,建立全市文旅重点项目库,精选连环湖、嘎日迪等重点项目统一纳入省里扶持开发。

协调财税部门给予文旅企业城镇土地使用税减免和税费定额调整;协调金融部门给予降低贷款利率政策;协调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部门为符合条件的中小微文旅企业提供不超过300万元的授信额度,并给予至少0.5%的贷款利率优惠。

疫情发生以来,旅游业内也掀起了直播带货的风潮,文旅干部化身带货主播,助力旅游行业复苏。

5月19日,大庆市推出以“大庆人对家乡说爱”为主题的“5.19中国旅游日”大庆文旅线上直播专场活动,重磅推介魅力大庆旅游产品,营销独具特色的“庆”字号产品、文旅产品以及特色美食等。柴威携大庆市各县区文旅主管部门负责人线上开播,直播期间累计参与人数近140万人次,带货成交额近10万元。

疫情期间,游客不能亲临,那就“云”游。

助力旅游业复苏,大庆市在线上营销方面策划了“云游大庆”美景系列欣赏活动,推出“认识大庆,从这里开始”石油文化场馆报道,“我想去草原撒个欢儿”“四月的杜尔伯特”“春天的所有美好,从一声鸟鸣开始”等特色云游宣传。

同时,还参与了“美景可期龙江等你”全省13地市直播活动,当天推出“油城秘境大美大庆”主题直播,带广大网友走进了美丽的阿木塔蒙古族风情岛景区寻踪探秘。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庆市县区文旅部门也全面启动了线上营销模式。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旅游发展服务中心副局长李慧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大力推进自媒体宣传手段,以抖音、快手、新闻头条、微博等媒体实时发送工作动态,便于粉丝认识、了解、掌握不同时节来杜尔伯特可以感受的不同风景及美食。还尝试推进线上直播带货,将杜尔伯特的民族美食、民族乐器、湖鲜产品、扶贫产品等通过直播销售。

柴威说,下一步,大庆市将从多方面入手助力文旅行业复苏。如,在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基础上,全面放开景区等经营场所,实行预约制、容量核准制、隔位错位制开展经营;确保对企业的扶持政策以最快的速度落地见效,帮助企业纾困补损;以文旅牵头拉动消费增长,通过派发3000万旅游联盟优惠券等方式开展文旅消费“惠民季”活动,鼓励和刺激消费等。

推动产品转型升级、创新营销手段……探索“疫情后旅游市场”发展之路

近年来,旅游业持续高速发展。虽然疫情迫使整个行业放缓了脚步,但是也提供了一个夯实基础、检视自身、提档升级的机遇。疫情已经深刻改变了人们对于旅游的思维定势和生活方式,必将对旅游业的未来走向产生重大影响,旅游从业者也应尽早布局“疫情后旅游市场”。

东北石油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教师王佑慈表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重振文旅产业。

首先,持续落实旅游企业重振和市场复苏的激励政策,帮助企业缓解资金压力。

其次,关注疫情发展变化的同时,从周边游、一日游开始复苏旅游市场。在产品研发方面应以人为本,把握旅游消费者的需求变化趋势,着力研发健康旅游、养生旅游、生态旅游等旅游产品,并加速推动文旅融合,寻求新的文化旅游核心吸引元素。

再次,要充分运用线上营销方式,借助新媒体、自媒体的巨大粘性,进行相关信息生产及分发,增加互联网营销的技术含量。

最后,景区必需苦练内功,在结合实际完善管理制度的同时,开展线上、线下培训,提高员工专业化程度。

“疫情对旅游企业而言,既是危也是机。”柴威说,旅行社经营者应更多地思考如何摆脱原有较为单一的赢利模式,尽可能地开拓更广泛的市场,延长产业链,打造成本更低廉的营销渠道,消除线上、线下中间的隔膜,使顾客获得更好的消费体验,寻求新的突破。

另外,景区要以疫情防控大局为重,展现出良好的社会担当和公众形象,优先完善景区公共卫生管理和应急体系。要进行财务管理优化,有效解决“活下来”的关键性问题后,重新思考景区发展方向及节奏,并及时调整经营思路。这点,可参考先室外、后室内,先自然山水、后历史人文,先近程周边、后远程出境,先小众精品、后大众产业的复工复产思路,有序恢复经营、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