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端午假期已结束,从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数据来看,今年端午假期,全国累计接待国内游客4880.9万人次,累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22.8亿元。

看似复苏的背后,是众多景区的当歌长哭

端午假期看似旅游业有复苏的迹象,但旅游行业人士依然不抱乐观态度,甚至当歌长哭,因各地仍然只开放当地游和周边游,跨省旅游遥遥无期,对于景区高额的人力和项目维护支付来说,这点流量无疑于杯水车薪,自救都是问题,何谈盈利!

端午大考已结束:景区仅靠周边游难以养活自己

中国游客超一半还是依靠旅行社进行团队游,目前开放的当地游和周边游自由行居多,旅行社成团相比往年少了8成左右。从目前的中国旅游市场来看,虽然自由行的群体有上升的趋势,但旅行社的旅游团仍旧是给景区、酒店输送游客最大的一方,景区接待游客靠自由行很难养活自已。

所以单纯讲旅游收入多少,人数多少并无任何意义。重点在于旅行社举步维艰,景区难以生存!

究其原因,受疫情影响经济不景气,大家都是捂紧钱袋过日子,往日那种一掷千金买买买的豪气也少了很多,旅游不是必需品,所以出行理由当然的可有可无!

周边游的体量有限,难解景区市场之困

对于大部分景区,最期盼的是跨省游的放开。

受疫情影响,游客主要以本地和周边城市短途游客为主,跨省跟团游客的缺失,对于景区来说影响更大。跨省游的一系列特征决定了无法被周边游替代。

首先,各地急需通过旅游振兴经济和回复酒业,旅游企业和从业者急需复工复产的现实情况之下。恢复跨省游不仅能拉动地方经济的增长,实现旅游业的实质性复苏,更能解决政府、旅游企业和从业者的燃眉之急。

端午大考已结束:景区仅靠周边游难以养活自己

其次,旅游是个低毛利率的产业。周边游多以自驾为主,客单价低,过夜率低,对旅行社的业务收益帮助十分有限。而跨省游驱动的国内长线产品是旅行社和景区的重要依托,跨省游低迷,景区就难脱困境。

最后,周边游虽火爆,但城市周边的旅游景区往往差异化小,旅游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还有旅游附加值低、旅游配套不健全、体验性差等一系列问题,产品丰富度短时间无法提高,对于区域客群来说,天花板较低。

因此,周边游难以替代跨省游。

半载辛酸史,谁言景区苦

新文旅专家团队,曾采访过一位业内人士,作为一名真实的旅游行业工作者,这大半年的心路旅程和经营状况如下:

从春节开始,疫情开始爆发,景区被迫歇业,春节活动费用石沉大海随水飘!从2月一直到清明,颗粒无收,景区无任何收入。

清明开始省内游开放,但在这个大环境影响下,出去旅游的客户屈指可数,除了中老人和学生,基本没有人,再到4月底,5月初,自驾游也可以跨省了,景区开始联合票务平台做卖自驾票,做省内外的自驾游,可以真实的说,省外收入为0!

端午大考已结束:景区仅靠周边游难以养活自己

到现在6月份,还有好多旅行社没有开门营业,对景区来讲无疑少了最重要的收客渠道,一开始说的可能会月底或七月初全面解封,结果北京出现确诊,跨省游遥遥无期!

预测后面如果还不解封,错过暑假这个黄金时期,等于错过了景区的全年市场!即使后面解封了,今年旅游市场的整体情形也不会好!

自救仍是当下景区首要选择

景区自救是要活下去,未来发展,与趋势同行是方向,特立独行是方法。不论周边游还是跨省游,任何举措和行动都要跟着趋势走,最高境界是引领趋势。中国旅游发展趋势就是高质化旅游,这是由世界旅游发展大方向、大趋势、大背景和当下中国旅游市场需求决定的。

当前,周边游仍有较大的市场潜力。“品质游”是趋势,“微度假”的方向最适宜。

时下,全国各地对疫情的防控仍未松懈,由于不少省份有出行隔离限制,可能导致省内旅游及周边游较为便利。从安全和休闲双重需要考量,康养化、休闲化、生态化、旅居化更适合当下的疫情形势。这点景区管理人员需要多多打磨!

端午大考已结束:景区仅靠周边游难以养活自己

从出游组合形式来看,“两大一小”“两大两小”的家庭游会更普遍,而非过去一直盛行的团队游。个性化、定制化、高端化旅游是一个趋势,疫情可能会进一步助推这种态势,后疫情时代,以小众、短期、单一需求为主的家庭型“微度假”也许会成为主流。

未来一段时间,注重吃住行游购娱等多方面的精细化运营,不断提升服务品质,持续打造高附加值,方为疫情后景区自救的重点。

端午大考已结束:景区仅靠周边游难以养活自己

有人在等待,必然有人在行动,旅游的需求还是在的,谁压抑这么久,都想散散心,况且各项经济在活跃,主要看各大景区如何把控人们出行心理需求!

经过此次疫情,旅游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低价游和传统组团模式正在逐步被人们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定制游、自驾游和高品质的小包团,人们越来越重视旅游的品质和体验。

旅游业格局的变革早己无声无息的启动,只是大部分人在装睡,更多人是真睡着了。

各位景区经理人、老板,放弃假寐的姿态与幻想吧,下半年做好准备,还有一场硬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