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路书科技)

春节旺季惨损5000亿,节后复工又受阻,海外疫情爆发,行业复苏遥遥无期。

数月零收入的旅游业者们为了活下去,纷纷开始了曲线自救。

本期,路小书采访了两家自救成功的定制游机构,云南的非途旅游积极开展副业,广西的里米旅行尝试多方跨界,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一起来看下他们分享的经验吧!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1、非途旅游

公司简介:非途旅游品牌成立于2015年,在原有传统旅行社客户群体和需求基础上进行市场细分,作为首家立足云南的定制游机构,致力于为中高端客户提供出境家庭亲子、蜜月、主题游等定制及半定制旅游产品。业务范围涵盖东南亚、高端海岛、日本、欧美、澳新等地。

Q1:疫情给公司业务造成的影响有哪些?

非途旅游 市场总监 唐唐:

我们是云南比较早的定制游公司之一,主营业务是定制自由行,80%的业务涉及东南亚、日本和欧洲,20%是云南省内的文化体验型定制产品。客人年龄主要集中在30-45岁的之间,大部分是以家庭出游为主。

这次疫情导致80%的团被迫取消,暑假也很可能因为疫情被挤占。虽然云南疫情没有特别严重,但我们对今年的旅游趋势依旧不太看好。

上半年解禁后,周边游和国内游的需求会有所增加,但是在此之前如何让企业正常运转,如何让员工保持对未来积极向上的态度,如何让客户感知我们的存在,都尤为重要。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Q2:疫情期间开展了哪些尝试?这些尝试效果如何?

非途旅游 市场总监 唐唐:

非途在2月3日开始寻求一些自救的项目。我们一手找货源,一手拓渠道,经过十天的,采购和梳理期,公司从2月15日开始,正式开启了经营了鲜花业务。通过精准定位精准的目标客户群,进行组合打包,以一束鲜花全国包邮的模式,目前获得了超乎意料的效果和好评。

先讲讲我们为什么会开始做鲜花业务,云南本身就是鲜花大省,最开始我们是想通过鲜花,向被隔离在家的客人们表达关心和安慰,还有一部分是为了向身为医护人员的客户和他们的家属表达感激,结果大家收到花之后都很喜欢,原本沉郁的心情也变好了,还请我们帮忙采购送朋友家人。于是我们便开始寻找优质的货源,疫情期间云南大量鲜花滞销,花商也很乐意跟我们合作,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自己的渠道。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危机中的这次自救,获得了我们意料之外的效果。

首先,解决了公司“活下来”的基本问题,员工的收入能维持正常。在我们推出鲜花业务的第一天,客户好评如潮,第一天业绩就破了百单。经过二十多天的经营,已经获得了4000多份来自全国的订单。

其次,鲜花业务不仅加深了我们与客户的联系,还为我们带来了很多新客户。定制游本身就很依赖客户复购,这就需要持续不断与客户产生联系,鲜花业务就成为了这特殊时期,我们与客户最好的联系,因为鲜花和旅行是相通的,都是给大家带来美好体验的东西,所以客户的接受度很高。短短的二十天,新增了近1000名新客户,为我们积累了很多潜在定制游客户群。

最后,我们也将鲜花业务分销给了同业的朋友,他们以团队或个人加盟的模式,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Q3:开展旅游外的副业是否会让客户对定制师、对公司产生定位上的偏差?

非途旅游 市场总监 唐唐:

经过二十天,客户对我们的鲜花业务好评如潮,复购率和转介绍都很高。客户的支持也让我们有了很大的动力,很多客户给我们的评价是:“你们非途做什么都这么认真,和做旅游一样。”

对于定制师拓展旅游外的业务,我个人认为需要注意两点:

1、选品。不仅要选对产品,更要选好产品,客户为你的产品买单,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你的信任,不如果产品的品质出现问题,那你失去的就不止是这一单,而是这一个客户。

2、时刻不忘自己的主业。在我们开展鲜花业务的期间,我们的主业也没停滞,考虑到疫情之后率先恢复的一定是周边游和国内游,云南也必将成为届时的热门目的地,为了能够在解禁后第一时间能够恢复业务,我们已经在设计了多条鲜花主题的线路,例如赏花、插花、做鲜花饼等。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2、里米旅行

公司简介:里米旅行于2014年年底注册,2015年正式运营,总部设在南宁,是广西首家为个人、团体提供海外精品旅行产品和服务的机构,致力于改变传统旅行走马观花的方式,深入目的地,以深度定制、精品主题团、跨界旅行产品等方式,探索每个目的地独特的旅行体验,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旅行惊喜。

Q1:疫情给公司业务造成的影响有哪些?

里米旅行 创始人&CEO 胡伍鹏:

春节前我们很多团就已经结束了,而2月份所有取消的行程费用基本都已经退回来了,所以春节期间我们的损失并不大,反而是疫情后续带来的影响更大。目前5月份的很多行程都被取消了,也不确定何时能恢复正常。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Q2:疫情期间开展了哪些尝试?这些尝试效果如何?

里米旅行 创始人&CEO 胡伍鹏:

里米本身就一直在做各种跨界的尝试,例如我们和银行合作开展线下分享会,帮助他们维护客户,同时可以找到精准用户群,目前类似这样的合作我们也开始转到线上继续在做。

最近,我们正在内测一个野餐的项目,主要是在南宁的城市公园和周边,为客户提供野餐服务。这类项目客单价虽然不算高,但对于企业现金流来说十分重要。目前各地区都在逐步解封,大家在家隔离了一个月后,是有足够的出游意向的,周边游会是很好选择。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我们为野餐提供了不同风格,比如野奢风格、比如波西米亚风格,这些风格本身就是为了配合我们原有的旅行产品,以野奢风格为例,通过场景的搭建让客户对非洲野奢旅行有一个认知,领队在这几个小时的活动时间中,也可以为客户种草,这样客户对于非洲野奢旅行就会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感知了,我们也可以积累潜在客户。

里米在摄影主题上非常有优势,所以我们也在野餐服务外,为客户提供摄影服务。通过这些作品和摄影师本身的流量,又会为我们拓展更多的客户。

这个野餐项目,现在已经有很多银行等异业合作伙伴和老客户开始约定了。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线下分享会延伸出来的IP品牌,叫做漓江里米识堂,是和漓江书院合作,去年除了分享之外我们还有做一些周边,比如我们签约摄影师的旅行画册,还有明信片等。今年可能会做更多的尝试。

副业?跨界?定制游机构的自救样板来了!

不论是开展副业还是跨界尝试,定制游机构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注重的都是如何联络老客户,拓展新客户。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尝试也为后续的业务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疫情还在持续,定制游机构自救刻不容缓,值此艰难危机时刻,唯有理性思考,才能找到最匹配企业的“自救方案”,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