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取景“网红”成为文旅“常红”

总有一些地方,先是出现在影视作品的镜头下,后来出现在很多人的朋友圈中,成为人们向往的“诗和远方”,也成为各地发展文化旅游、打造城市品牌、提振地方经济的重要力量。一如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取景地浙江淳安千岛湖、贵州盖赖苗寨、毛乌素沙地、沈阳稻梦空间、本溪香磨村等,不断吸引着各地游客按图索骥去打卡。

影视作品擅长“造梦”,赋予取景地珍贵的“故事性”,容易让受众产生共情,自然而然把取景地视为“梦想地”。据《全球旅游目的地分析报告》显示,24.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被综艺影视剧“种草”,想去取景地看看镜头里的风景,走走相同的游玩路线。

但对一众取景地来说,这只是挤入大众旅行清单的第一步。当影视作品的热度退去,如何将“拍得好”的打卡旅游变为“玩得好”的深度旅游?如何从“网红”变为“常红”?回答这些问题,需要脑子里多想几招、脚下向前多走几步,这也是影视与文旅联动的最大现实意义。

比如,依托当地的自然资源、产业基础、风俗文化等进行开发,拓展旅游产品品类,力求把旅游产品与产业环节有效衔接,《我和我的家乡》选取的沈阳稻梦空间,就是建立在该地盛产大米、有大量稻田的基础上的,“稻梦空间大米”还是沈阳十大品牌农产品之一。比如,研究游客体验消费的演变规律,从被动到主动引领消费,真正打通“规划—营销—运营”一体化的产业链条,走向与人们休闲消费偏好相匹配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比如,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卫生、交通、信息、邮政等公共服务设施。毕竟,旅游目的地之间比拼的,除了硬件,更有软件。

当然,向前的这几步“急不得”“冲不得”,必须走稳走实才行。近年来,某些早就享受到影视红利的取景地,被相继爆出建筑、道路建设杂乱不堪,旅游服务态度恶劣,商铺欺诈行为百出等,有的甚至因此被摘了5A级景区的招牌。教训摆在眼前,后来者定要引以为鉴。